还记得唐纳德·斯特林差点因为JJ·雷迪克是白人而拒绝签约和交易

  • 时间:
  • 浏览:210
  • 来源:智能体育

前洛杉矶快船老板唐纳德·斯特林对非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是有据可查的。2014年,NBA终身禁赛,并迫使他将球队卖给史蒂夫·鲍尔默,此前他曾在录像带中告诉当时的女友V·斯蒂维亚诺,他不喜欢她在与魔术师约翰逊合影后与非裔美国人交往,是他对白人的偏见,这只在他篮球队的背景下表现出来的。当前快船总经理埃尔金·贝勒起诉斯特林时,他声称老板对他的特许经营权有“南方种植园”的愿景。

来自《洛杉矶时报》:

“在最初的诉讼中,贝勒说,斯特林对快船队有一个“南方种植园式结构的愿景”,并指责快船老板在很久以前与丹尼·曼宁的合同谈判中“普遍和持续的种族主义态度”。诉讼还援引斯特林对曼宁经纪人的话说,“我给你一大笔钱给一个可怜的黑人孩子。”

贝勒声称斯特林希望快船队由“南方可怜的黑人男孩”和一名白人主教练组成。”

换句话说,斯特林不希望白人球员出现在他的名单上。2013年,这一愿景与他的团队的现实发生了冲突。那年夏天的6月,他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不仅签下了非洲裔美国人里弗斯(Doc Rivers)作为他的主教练和篮球业务总裁,而且为了这个特权,他放弃了第一轮选秀权。这一举动已经与斯特林的种族主义理想相冲突,但里弗斯在他为快船队的第一次重大转会中进一步推动了这一理想的实现。

里弗斯计划将后援控球后卫埃里克·布莱索和老将卡伦·巴特勒派往菲尼克斯太阳队。凤凰城将向密尔沃基雄鹿队发送多个选秀权,密尔沃基雄鹿队将向洛杉矶发送两名球员。第一个,贾里德达德利,没有提出任何问题。第二个是JJ Redick,他将通过一项在四年内支付2700万美元的签约和交易协议加入快船队。唯一的问题?正如里弗斯在NBATOGETHER向厄尼•约翰逊解释的那样,斯特林并不想要一名白人球员,他不得不威胁退出,以促成交易。这个故事是由NBC体育台的库尔特·海林(Kurt Helin)转录的。

“我想他会和明尼苏达签约,我真的劝JJ别再这样了,‘跟我一起玩吧。来和快船队一起玩吧,克里斯·保罗和DJ还有布莱克(格里芬),你会很适合的。……自由球员签约完成了,JJ同意了,我跳上飞机,飞回奥兰多,我接到安迪·罗瑟的电话,他说,‘交易结束了。’我说,‘你什么意思交易结束了?’

“唐纳德不喜欢白人球员。”“

”我说,“对不起?”唐纳德·斯特林拒绝了。我说,好吧,我们已经同意了。我在奥兰多机场的车库里,厄尼,我接到K教练的电话,他因为JJ而不高兴。我接到JJ经纪人的电话,我想是阿恩·泰勒姆(编辑:注:是他)在冲我尖叫。所以我给唐纳德·斯特林打了电话,我想这是三个星期到一个月之后约伯,我不确定,但就在这方面,我和唐纳德正在进行一次“对话”,这让[几年前与当时的医生教练帕特·赖利(Pat Riley)的尖叫、咒骂式争吵]看起来很温顺。所以,在谈话的最后,我退出了。我说,“好吧,我辞职了。”(冲着尖叫的英镑)你不会辞职的。“我辞职了。”“你不会辞职的。”…

”我说,“我不会让你毁了我的名声。不会发生的。“这是永远不会发生的。”唐纳德说,“哦,相信我,我在联赛中享有盛名。”我尖叫着,“不,我在联赛中享有盛名,你没有。如果这笔交易不成功,我不会再执教一天。”我挂断了电话,我记得回家告诉克里斯(保罗),“我想我没有工作了。”…

“三个小时后,我接到安迪·罗瑟的电话,他说,‘嘿,交易完成了,唐纳德全力以赴。’没有说为什么,没有说什么,只是他改变了主意。”

雷迪克已经多次谈到这件事。当他在2014年第一次谈到这个问题时,他透露他从斯特林的结局中听到了多个版本的故事,一些人认为斯特林根本不想要一个白人球员,而另一些人则表示价格是问题所在,斯特林不想付给他认为是白人替补球员的人2700万美元雷迪克告诉《洛杉矶时报》一个,他不想花因为我是白人,另一个他不想付我因为他认为我是板凳球员。周一,他在推特上透露,他甚至不知道当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的经纪人直到最初达成协议48小时后才接电话,他们确认他将成为一名快船运动员。

虽然斯特林对白人球员的厌恶在这点上是显而易见的,但应该注意的是,雷迪克几乎不会是他第一次受雇。虽然在2013-14赛季的快船上没有其他美国白人球员,但他们的名单上确实有欧洲人赫多·图尔科格鲁和萨沙·武贾西奇。前总冠军布莱克·格里芬是个混血儿,快船的两个非常高的选秀权,总冠军丹尼·费里和总冠军克里斯·卡曼都是白人。卡曼是快船上最后一个白人球员,他在2011年离开了快船。

这一刻本身就是斯特林种族歧视的又一个标志。2013年的几天里,他仅仅因为自己的偏见就挟持了四名球员和三支球队。故事的结局是尽可能的快乐。雷迪克拿到钱了。斯特林被绳之以法,至少是因为他在NBA的具体罪行。里弗斯的良好声誉仍然保持不变。但即使在事实发生之后,令人吃惊的是,这样的事情几乎发生在7年前。作为一个像NBA一样进步的联盟,它不那么美味的过去还没有从后视镜中消失